不敢相信!这位和蔼的产科医生会做这勾当

温州苍南城区的一处老房子里,在一个没有孕妇的家庭里,经常传出不同婴儿的啼哭声,蹊跷出现的婴儿,牵出了一起特大跨省拐卖儿童案。

   从去年3月起,经群众举报,警方层层追查,这起被拐儿童多达27名的案子终于水落石出。被拐卖的基本为刚出生不久的婴儿,而每名婴儿经多次转手,层层加 价,先后有近30名不法分子从中牟利。日前,温州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拐卖儿童罪,对此案26名被告人提起公诉,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将择日开庭审理。

   令人震惊的是,在这些被告人中,有一名年近七旬的女医生,她曾在温州一家三级甲等医院工作数十年,退休后还被其他多家医疗机构返聘。作为外人眼中的“好大夫”,竟有4名婴儿经她之手被辗转拐卖。
不敢相信!这位和蔼的产科医生会做这勾当  

    涉案人员不少沾亲带故  有的甚至全家齐上阵

   据警方调查,在这起总共涉及35名犯罪嫌疑人、拐卖27名婴儿的特大拐卖儿童案中,涉案人员不少都沾亲带故。其中有“情侣档”、“父子档”、“母子档”、“夫妻档”,甚至还有一家五口“齐上阵”的。

   此次被提起公诉的有26人,其他9人另案处理。起诉书显示,26名嫌疑人分别来自苍南、温州市区、福建、云南等地,其中年龄最大的79岁,最小的27岁。

   52岁的章某,是该案主要犯罪嫌疑人之一。据其交代,身边有很多人想买儿子传宗接代,于是他想到从人贩子手里“批发”,再高价转卖赚个差价。从2013年开始,章某通过贩卖儿童,找到了“致富捷径”,除了自己,他还带着女友、儿子以及老母亲一起贩卖婴儿“发家致富”。

   去年4月4日,苍南警方在一幢被群众举报的老房子里,一举抓获9名嫌疑人。其中就有章某一家四口,另外5人,则是到他家里来看货“买”孩子的。

   案发前,章某和一名云南女子接头,双方约定在河北石家庄交易。章某花了5万元,从那名女子处买了一个刚满月的男婴。被抓当天,章某正准备以8.8万元的价格将孩子卖出。

   民警破门而入时,这帮人还在讨价还价。

   婴儿被解救后,苍南警方立即通过DNA比对寻找男婴亲生父母,并加紧侦查案件。

   被拐卖婴儿多数不到6个月  一名男婴最高卖到10万

   章某被抓后,警方以此为线索,继续深挖。之后,这个横跨浙江、福建、云南、湖北等全国多省份的贩卖儿童团伙逐渐浮出水面。这个团伙以福建宁德等地为中转站。苍南等地的二道人贩子在中转站通过“中介”购买婴儿,然后带回去高价转卖。

   去年4月以来,各地警方先后解救出15名婴儿,多数只有1~6个月大。

   钱江晚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本案中大部分婴儿经跨省多次转手买卖,且层层加价。

   起诉书称,在整个拐卖儿童的链条中,低犯罪成本和暴利让贩婴集团丧失了基本的人性底线。经章某等人拐卖的婴儿,最低成交价只有1万元,曾有一名婴儿被卖到9.8万元,这属于其中的最高交易价格。

   52岁的犯罪嫌疑人和某是云南怒江傈傈族自治州人,经她及其儿子之手拐卖的多名婴儿,转卖和加价程度尤为厉害。

   2014年3月左右,和某在云南怒江兰坪县花1.8万元买了1名男婴,同年5月,她和儿子褚某一起,在云南省泸水县将男婴以2.6万元的价格卖给下家梨某。

   梨某又将男婴带到了福建福安市,以6.5万元的价格转卖给肖某,肖某再加价至7.5万元,将孩子转卖给苍南的章某和其女友朱某,最后,朱某以8.2万元的价格将男婴卖给他人。

   民警说,此案中被拐卖的27名婴儿,共有15名获救,其中10人解救后被继续寄养在收买人处,有5名送到了苍南福利院,剩下的12名婴儿仍在追寻去向。

    谁也没想到和蔼的老医生  居然背地里干这个勾当

   检方披露的细节中,最让人震惊的,莫过于温州一名姓李的退休产科女医生,曾4次贩卖婴儿。

   李某本来在温州一家三甲医院做产科医生,今年69岁,已退休10多年。退休后,她先后被多家医疗机构返聘。

   李某的丈夫姓蔡,退休前是儿科医生。去年9月,钱江晚报记者曾和蔡某取得联系,但他拒绝了记者的采访,当记者提及李某可能贩卖婴儿的事情,蔡某称自己并不知情。

   昨天,钱江晚报记者从温州市检察院确认,之前李某曾和蔡某一同被警方抓获,但目前没有直接证据表明蔡某涉案,再加上蔡某因身体原因被取保候审,检察院将对其另案处理。

   事实上,早在去年7月,温州几家本地媒体的记者曾接到匿名举报,称一对医生老夫妻在家里偷偷帮人做引产,“他们做了好多年,我发现他们家里有陌生婴儿,多次劝过她别这么干。”这位爆料人说。

   据爆料人称,这些婴儿都是B超照出来父母不要的,有的做了非法性别鉴定被告知是女孩,或者被告知可能有先天性疾病。

   李某对孕妇做完引产手术,由于引产月份较大,婴儿的存活率很高,“明明是活婴,他们却告诉家属婴儿已经死亡或有严重缺陷,然后把活婴拿去卖掉。”

   事实上,对于拐卖儿童的指控,目前被提起公诉的李某仍在百般辩解。她说,经她手的婴儿都是孩子父母不要的,由于婴儿父母无法抚养,请求她帮忙介绍收养人,她并未从中谋取利益。

   经警方调查,李某被查实卖出的4名婴儿,都是通过前文中的章某,每名婴儿获利都在3~5万元之间。

   记者采访时发现,几乎所有与李某熟识的人,都不敢相信,一名做了一辈子产科医生,平时看起来和蔼可亲、朴素善良的老人,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。大家都想不通,李某有什么理由贩卖婴儿?

   李某退休后,曾先后被乐清白石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温州光明医院返聘,并成为这两家医院的骨干核心。在长达六七年的时间里,白石卫生服务中心甚至都以李某为中心展开产科工作。

   温州光明医院的廖院长介绍,李某业务娴熟,经常有患者慕名来找她,但是她为人很低调,平时衣服穿得朴素,只用几百元的手机。“虽然家里有奥迪车,但上下班宁愿走路、挤公交。”

   温州光明医院相关负责人称,全温州只有6家医院有做引产手术的资质,他们的医院并不具备。

   “假如在家里引产,那风险也太大了。”这位负责人说,李某绝不可能在医院做这样的手术,“我们是在她被抓一周后,打她手机一直关机,才隐约觉得可能出事了。”

    被解救儿童如何抚养

   检察官说,根据民政部、公安部联合发布的《关于开展查找不到生父母的打拐解救儿童收养工作的通知》规定,公安机关解救被拐卖儿童后,对于查找到生父母或其 他监护人的,应当及时送还;对于暂时查找不到生父母及其他监护人的,应当送交社会福利机构或者救助保护机构抚养,并签发打拐解救儿童临时照料通知书,由社 会福利机构或者救助保护机构承担临时监护责任。同时,公安机关要一律采集打拐解救儿童血样,检验后录入全国打拐DNA信息库比对,努力寻找亲生父母。

关注“育优儿网”公众账号
育优儿网公众账号

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

支付宝扫一扫赞助